完结(1 / 3)

完结

云郦忽觉双肩一股大力袭来,没等她彻底睁开双眸,就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包裹。

橘黄微弱的烛光轻摇,裴钰安的要她的动作却很凶狠,就像是头发怒的狮子。

云郦眼尾冒出莹润水珠,她抖着手,抓着他的胳膊让他轻些。

“你……裴钰安……呜。”

“我是谁?”

裴钰安眼睛里带着红,沉声问。

云郦不想回答,她别过脸去。

他伸手将她脸扭过来,直直对着他,问:“郦郦,我是谁?”

除了极少数时候,裴钰安做那事都颇顾及云郦感受,就算云郦心里不愿意,身体上的欢愉骗不了人。

他这样卡着她不上不上,云郦咬住唇,想忍住身体里的空虚和酥麻。

他见状重重动了下,云郦忍不住发出破碎的声音,哭着说:“世子,你是世子。”

“世子是谁?”

他不满足这个答案。

云郦抽泣道:“裴钰安,裴钰安!”

他满意了,嘴唇贴在她绯红的耳侧,哑着嗓子提醒她:“记住了,我是裴钰安。”

“你的男人。”

他掷地有声地说,仿佛想将这些字砸入云郦心里。

云郦不知道裴钰安是什么时候停下动作的,她全身酸痛地睁开眼,盯着纱帐愣了半晌,扭过头,便看见坐在床头盯着她的的男人。

云郦沉默了瞬,又闭上眼睛。

这时裴钰安的声音突然响起来:“过几日就是你母亲的祭日,我陪你回赵家村,顺便带阿原给她老人家看看。”

自云郦得知她怀了孩子后,一年都没回过赵家村,起初是因为她会离开裴钰安,大着肚子回去将来不好解释,后来就真的是大着肚子不好回去了。

云郦闭着眼睛说:“我自己回去就成。”

她嗓子干哑哑的,是昨夜他逼的太狠的后遗症。

裴钰安拳头紧握,忍不住冷声说:“为什么不要我和阿原陪你回去。”

云郦继续闭着眼睛,不想搭理他。

他绷紧青筋,脊背不由自主地拉直:“你莫不是怕陈宣知道你有夫有子了?”

云郦忽地睁开双眼。

裴钰安平日都是温和带笑的模样,今日唇角一丝笑意都没有,嘴唇紧抿,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。

若是前些日子,云郦想她就该立马解释,今日她只是闭上眼,不想回答的模样。

这幅样子激怒裴钰安,他冷冷一笑,突然报上几个人名:“陈嬷嬷,阿英。”

听到他们的名字,云郦心头一跳,再看向裴钰安时,顿时明白他的意思。

云郦深吸口气,坐直身体解释道:“我不是顾忌陈宣,只是世子太忙了,我不想浪费世子的时间。”

裴钰安眼神没暖下来。

云郦握住他的大手,柔柔地道:“世子陪我去好不好?”

几日后,是云郦母亲的祭日,天刚明,云郦就和裴钰安出了府,但他们没带阿原,阿原太小了,这几日风又大,怕他受寒。

不过裴钰安倒也承诺,等他大些便带他去看外祖母和二姨。

两人抵达赵家村的时候刚午时,今日风大,刮的衣袂烈烈作响。

云郦给她娘和二姐上香磕头,磕头的时候裴钰安也跪下了,云郦抿了抿唇,继续蹲在他们坟墓前烧纸。

两人回赵家村的动静不算大,可村里来外人的时候不多,何况还驾着那样一辆低奢华美的马车,好奇之下,便跟过来,然后就发现马车里出来的是秀秀。

云郦烧完纸后,和过分热情的几村民寒暄两句,不想多留,便问裴钰安回去吗。

她目光清正,没有不舍,亦没有害怕。

裴钰安松口气,握住她的手:“走吧。”

云郦母亲下葬的地方是在山脚,马车停在几十步开外的地方,云郦跟着裴钰安往前走几步,忽然有熟悉的声音在侧方匆匆响起:“秀秀。”

云郦身形一顿,下意识扭过头,然后就看见得知云郦回来的消息急匆匆赶来的陈宣。

一年没见陈宣,他身上的少年气少上许多,肩背宽阔,已是一个成熟的男子。

云郦手腕一疼,她骤然回神,便见裴钰安脸色不快。

陈宣根本没注意裴钰安,他疾步上前,在距离云郦两四五步在的地方站定:“秀秀,你这一年过得可好?”

握住她手腕的男人又轻轻用力,云郦看着陈宣说:“我过的很好,宣哥哥,你呢?”

陈宣忙道:“我也过得很好。”

云郦下意识冲他笑了下。

陈宣还想再说话,一道冷沉的声音打断两人叙旧,裴钰安低声说:“郦郦,该走了,阿原怕是想娘了。”

云郦一怔,看向裴钰安,现在裴钰安看的她眼神异常温柔,仿佛两人是极其相爱的夫妻。

裴钰安说完这话,又温和地对陈宣道:“陈公子,我和我家夫人还有事,便先告辞了。”

陈宣顿时僵在原地。

云郦垂下眼眸,跟着裴钰安上了马车,陈宣立在原地,没走,裴钰安掀开车看他眼,吩咐扁余:“驾车。”

扁余应诺,车轮缓缓转动起来。

裴钰安目光落在坐在他身侧的云郦,声音微寒:“郦郦,你刚刚对陈宣笑了。”

他语气着实不好,带着股毫不隐藏的气愤,云郦眉心跳了跳,她眼神真诚地说:“我也对别人笑了。”

围在她母亲坟头数十步的赵家村村民,她看着他们时也会带点点笑的,陈宣不过是一视同仁。

裴钰安听了这话,眸光一暗,掐住云郦的腰将人抱他大腿上去,云郦一惊,下意识揪住裴钰安胸口衣裳,就听他语气复杂地说:“你笑的不一样。”

“你都没对我那样笑过。”

裴钰安绷的紧紧的,呼吸粗重,就像是困在笼中的猛兽,急需破笼而出,可找不到办法。

云郦好脾气似早就被锻炼出来了:“没什么不一样。”

裴钰安眸光泛红,直直盯着她,仿佛要看透她话里的真假,最后他重重一口咬在她肩上。

云郦呼疼。

裴钰安停下嘴,手却往她衣襟伸去。

云郦一惊,忙按住他作乱的手:“裴钰安,你要干什么,这是马车!”

他轻而易举把她的手拿开,贴在她的耳边说:“郦郦,我想要你。”

见他的手越来越下,云郦愣了瞬,而后压低声音恳求:“回去好不好,回去再做好不好?”

裴钰安却没同意,他看着云郦对马车外的人吩咐退到百米外,云郦愕然地看着发布这条命令的他,他这一说,岂不是侍卫们都知道她们要做什么?

云郦想拒绝,却只能死死地捂着唇,不让声音从口里溢出来,可总有一两丝控制不住,华美庄严的马车偶尔发出些咯吱声,四周有翠鸟鸣叫,似乎遮盖住了些声音,又似乎没遮盖住。

不过侍卫们离得太远,倒是一丁点声音都没听到。

两人本来能在黄昏时回到国公府,因这一出,到达国公府的时候,天已经彻底黑了。

裴钰安抱着腰酸腿软的云郦下车,侍卫们恭敬地立在两侧,云郦头也没抬,裴钰安抱着她回到房间,将人搁在床上,云郦扯过被褥立刻捂住自己的脸。

裴钰安又去阿原房间,抱着还没睡觉的阿原过来,云郦也没起床,裴钰安知道云郦是生气,没强迫她起来。

只没想到是,他以为云郦生气,明后天就消,但好几天过去,云郦看见他就避开。

比如现在,她坐在阿原的摇床前,手里拿着个拨浪鼓,阿原便伸出小小的手去够,眼瞧阿原手指要碰到拨浪鼓,云郦坏心眼地挪开,如是几次,阿原也不生气,反而觉得是娘在陪他玩,愈发兴致勃勃。

裴钰安看到母子俩如此,心情好上不少,他唇角带笑走进去。

云郦听见脚步声,手里拿着拨浪鼓起身,及至看到人,她弯起的唇角渐渐拉平,冷淡地叫了声世子。

裴钰安脚步一凝,而后笑着说:“郦郦,过几日我带你去香山走走可好?”

已是秋日,再过几日日,秋色一深,香山枫叶似火,烈目灼灼,煞是好看。

云郦将拨浪鼓放到阿原的手边,对裴钰安说:“不必了。”

裴钰安脸色微僵。

不过他到底没计较,且过几日,依旧带着云郦去了香山,香山满山红枫,似乎将天穹也染上了红,秀美壮丽,不外如是。

但从早晨出门,到傍晚坐在马车内归来,云郦都没对裴钰安笑一下,眉色淡漠,仿佛他只是带了个躯壳般出来。

裴钰安性子里对云郦特别霸道,尤其是见她每日和别人都有说有笑,到他跟前,就冷眉冷眼。

他压制住心口那股酸涩,柔声道:“郦郦,你若是不喜欢枫叶,我下此再带你去别的地方玩。”

他好脾气地握住她柔弱无骨的手,语气温柔:“你想去哪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