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命运之环 > 第一卷调查员 第二十章 回家

第一卷调查员 第二十章 回家(1 / 1)

!--go--

旱鸭子号的船头,里昂望着天空中那轮皎洁的圆月,看着手中的潘迪亚八音盒若有所思。

如今的八音盒没有发条的驱动,只是一个普通的盒子,不能对任何人造成影响。

本以为潘迪亚.琼斯会拼死拿回这个盒子,结果他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提到。

这个对于他来说,不是最重要的珍宝么?

里昂收回思绪,他感觉到身后有人在靠近。

月光下,乔赤着脚走到里昂身后,他尽量压低了脚步。

“谢谢你,里昂先生,吉柯大副都跟我说了。”乔颓丧着,轻声说道。

里昂回头,看到了乔脸颊上的泪痕,轻叹一声:“很抱歉,我没能救下船长。”

乔连忙道:“不,不怪里昂先生,能找到船长的尸体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通过乔过往的回忆,里昂比任何人都明白斯洛派对于乔的意义,他尽可能的用通情的方式劝说着去:“斯洛派船长一定会继续指引你,就算他已经不在了,他也一定在天际的某处看着你,他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
对于斯洛派,里昂还是有些惋惜的,甚至对这个笑声爽朗的船长莫名的敬佩,他在发疯前绝对是个非常靠谱的男人,他的一个个善意举动改变了许多人的一生。

乔,就是其中一个。

“在我失去活下去的勇气时,他出现了,如太阳般在我的生命中升起,照亮我前行的道路,我多想能帮助他,一直帮助他,在疯狂之前能尽我所能的拉他回来,可是当时我不在啊!

在他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,我不在啊!我不敢想象他经历了什么,不敢想象他的生命逝去的时候经历了什么!”乔的情绪有些失控,哽咽着,“里昂先生,您能告诉我,斯洛派船长他痛苦么!您能告诉我,命运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一个好人啊!”

有这样的反应,里昂并不意外。

在叫醒所有船员之前,里昂跟吉柯.塞尔说好,由吉柯.塞尔把所有事告诉船员,告诉他们伪装成库马兹的潘迪亚.琼斯才是罪魁祸首,所有事件的始作俑者,所有疯狂的源头。

告诉他们在所有人昏迷的时候,潘迪亚.琼斯想要杀掉所有人,好在发疯的斯洛派突然出现,并在在最后关头清醒,恢复了自我,并以生命为代价赶走了潘迪亚.琼斯。

告诉他们斯洛派是伟大的船长,是他保护了旱鸭子号上的所有人。

“他走的很安详,没有任何痛苦,也许对于已经疯狂的他来说,成为英雄也是一种救赎救赎,他还是那个伟大的斯洛派船长。”里昂有些不忍再说下去,生怕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。

如果被乔知道,他最敬重的人并没有所说的那样英勇,他最敬重的人一直疯狂着并未清醒,他最敬重的人被当作第一个祭品前甚至想要把他当成首个祭品,真不知道乔会是个什么感受。

这可能是里昂来到这个世界以来,说谎最不自然的一次,对于乔的情感他还是有些动容的,因为在他来时的世界里,也有着一个亦师亦友的存在,那个人也同样再也联系不到了。

他极力掩饰谎言带来的心虚,将手中八音盒打开。

“您手上的盒子,是斯洛派船长桌上的八音盒么?我记得它”乔稳定情绪,说道。

“是的。”里昂盖上盒子,回道。

“可以给我么?这个八音盒对他来说似乎很重要。”乔露出苛求的神情,似乎想留个念想。

里昂本想找个理由搪塞,但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:“很抱歉,乔,这个东西暂时不能给你,上面还留有潘迪亚.琼斯的诅咒,可以说,是这个东西致使船长发疯的,吉柯大副准备把这个盒子交给生命教派。”

“原来,旱鸭子号上的奇怪音乐都是这个盒子发出的,如果…如果早一点发现,船长是不是…”

里昂打断了乔的话语:“乔,冷静点,就算没有这个八音盒,还会有别的污染物,潘迪亚.琼斯会想尽各种办法利用斯洛派船长!”

里昂将乔的情绪再次稳定,抽出腰间的短枪递到乔的手中:“乔,对于禁言者你应该比我熟悉,好好收着它,如果有一天再次遇到潘迪亚.琼斯,它一定会帮到你。”

接过禁言者短枪,乔的身躯微微颤抖着:“放心,里昂先生,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,我一定会让潘迪亚.琼斯付出代价!就算他是一名超凡者。”

这一刻,乔眼中的悲伤不在,双眸中闪烁着微芒……

看着此时的乔,里昂心中了然,已不再担心乔的情绪出现任何问题了。

从接过禁言者那一刻起,乔不再是曾经那个懦弱的乔了,他的命运也会至此改变。

也许这也是一种命运的指引吧?

“吉柯大副,吉柯大副,航海罗盘恢复正常,我们可以找到方向了,终于可以离开这片海域了!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!”

兴奋的呼喊让里昂收回了思绪,他看向接受了信息的吉柯.塞尔。

“兄弟们!我们启航回家!”吉柯.塞尔面露难得的喜悦,大手一挥。

“终于可以回家了!”

“我开始想念夜访巷的女孩了。”

“我只想好好的洗个热水澡!”

“到时候去我家,带你看看我的女儿!”

旱鸭子号上的船员们,爆发出热烈的欢呼,他们各自说着自己的畅享,回到自己的岗位……

“乔,你听不到么?怎么还在偷懒,快来帮忙!”一名船员朝着乔呼喊着。

“里昂先生,我先去干活了,这样我们能早点回到霍林。”乔将禁言者收好,对着里昂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由衷感谢里昂先生的指引,接下来的路我知道该怎么走,而这柄禁言者会伴我一生,我们,先回家吧!”

“去吧,我们回家。”里昂摆了摆手,微笑着示意乔去忙自己的事,见乔离开,他再次仰望夜空,望向夜空的圆月:“家?是啊,还能回的的去么?”!--over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