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命运之环 > 第一卷调查员 第十八章 前提与总结

第一卷调查员 第十八章 前提与总结(1 / 2)

!--go--

既然能够看到潘迪亚.琼斯的过往,显然第二个前提条件也满足了。

这个所谓的第二个条件,里昂的理解是需要与物品持有者发生交集,也就是说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两个人的身体有过触碰,或是眼神有过相交。

只有通过这两个条件,两人才会出现某种命运的链接,里昂才能将对方拉入命运之地。

而先前与他有交集的人只有乔、劳伦、吉柯.塞尔与库马兹。而对于没有将吉柯.塞尔拉进命运之地的原因,他也有自己的解释,那就是从头到尾,自己都没有真正触碰过与吉柯.塞尔相关的任何东西。

虽说7374那只兔耳猫是吉柯.塞尔的所有物,但那只融合生命体是有自我意识的,简单的说,它是个活物,而油灯、朗姆酒瓶、八音盒都是死物!

通过死物与活物的前提,也就总结出进入命运之地的第三个条件,触碰之物必须是无自我意识的死物,不能是有自我意识的活物。

至于为何乔、潘迪亚可以看到过往的回忆,而对于劳伦只能看到生前的场景,里昂给出的判断是,生与死的结果!

生者见往生!死者见死前!

比如乔,他活着,所以能看到他坎坷的一生,甚至找到命运的拐点。而劳伦,他死了,那么只能看到他生前的一幕,命运所安排的终点。

里昂合理的利用了这些总结,结合所有命运之地的画面指引,他确定了潘迪亚.琼斯就在旱鸭子号上,并且活的好好的。

起初,里昂还觉得一切诡异现象的始作俑者是斯洛派船长,甚至认为库马兹就是斯洛派,可八音盒带来的最后一幕画面与斯洛派的日记让他打消了念头。

因为那最后一幕的画面视角并不是以斯洛派为主角,很显然那是一个第三视角,所表现的就是这个人跟随斯洛派,带着他的目的登上了旱鸭子号。

而斯洛派的日记就更加说明了这一点,如果是潘迪亚.琼斯,以他对于女儿的念想,不可能在日记里没有任何的提及,那可是他最珍贵的宝藏,可以说潘迪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再见到他的女儿。

一个再疯狂的人也有视为珍宝人或物,对这个疯狂的人来说,这个珍宝就是他唯一的清醒,也可能是他存在的最后一丝念想。

……

“既然你不想解释那么多,那么将你那只肮脏手放下,那是我的东西!还给我!”

被彻底揭穿的潘迪亚.琼斯将库马兹的身份抛去,此时的他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,凛冽桀骜的眼神似要将里昂整个人洞穿。

“你终于愿意承认了?潘迪亚船长。”

里昂的言语虽然平静,但他不敢掉以轻心,准备时刻面对一触即发的场景。

虽然超凡者吉柯.塞尔就在身边,可心里还是没太多底气,毕竟潘迪亚.琼斯可是个百年老怪物,甚至也是个超凡者!

“年轻人,你很聪明,但这份聪明一定会害死你,有些存在不是你可以随意探究的。”潘迪亚.琼斯冷然道。

砰!砰!

话音刚落,两枚弹丸一前一后从‘禁言者’的枪口中飞射而出,贯穿了潘迪亚.琼斯的头部。

血水在弹丸的冲击下,朝着四面八方飞溅开来。

里昂的双眸中倒映出一张瞪大双眼的面容,那是一副难以置信的面孔。

潘迪亚.琼斯可能根本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年轻人连话都不让自己说完,就做出这样的举动,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了。